返回

奈何男妻太傾城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唉~”

酒店大樓的衛生間內,傳來陣陣歎息。

周易此時正坐在馬桶上一根根的抽著煙,心情十分鬱悶。

落獄五年的周易今天刑滿釋放,本想重新做人,安穩生活的他卻在出獄前得到了老瞎子的兩塊黃金令牌。

老瞎子自稱是醫神殿的殿主和北狼軍的蓋世狼王,因遭人陷害,武功儘廢而被關入北海監獄。

因與周易投緣,傳授他絕世醫道和茅山之術。

據他所言,這兩塊令牌可號令醫神殿四大殿王、八大長老、無數醫徒以及那世代鎮守邊疆的十萬北狼之眾!

而老瞎子也隻有一個要求,繼承他的衣缽,肅清叛徒,為他複仇。

但周易五年前因失手殺人落獄,出獄後也隻想過些與世無爭的生活,並不想參與到這場腥風血雨之中......

“唉!”

周易糾結不斷,起身衝了馬桶,推門離開。

還冇等他穿好褲子,隻見一個滿身酒氣的年輕女人跌跌撞撞地闖了進來。

這女人穿著一身緊緻套裙,勾勒出纖細柔軟的腰肢,修長圓潤的大長腿裹著黑絲,散亂的捲髮隨著身體的擺動搖曳生姿。

那精緻立體的麵龐上滿是紅暈,波峰上下起伏,胸口的釦子已經被扯壞,露出裡麵的大片白皙與紫色蕾絲。

周易看著眼前突然闖入的女人,不自覺的吞嚥口水,“美......美女,這是男廁所,你走錯......”

冇等周易說完,隻見女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朝著周易撲了過來,將他重新推進了衛生間裡。

狹小的隔間內,女人眼神迷離,抱著周易的脖子不斷親吻,火熱的嬌軀本能的扭來扭去。

“不是,老子冇叫小姐啊,怎麼五年過去,這城裡的女人這麼開放了啊!”

周易難得學了回坐懷不亂的柳下惠,將女人抵住推開,一點不敢胡作非為。

誰知道這女人是不是仙人跳啊?就算不是,她醒了告我怎麼辦,老子這纔剛放出來啊!

為了安全起見,周易直接掏出了老年機錄音。

他打算把整個過程給錄下來。

即使女人之後告他,起碼手機裡有錄音能證明自己是“被強迫”的。

“快,給我......救我......”

“不對,這是被下藥了!”

“這女人中了......奇銀合歡散?”

正在周易打算起身給她接點水弄醒時,竟發現這女人中了奇銀合歡散!

這是一種古毒,流傳至今已經幾百年了,據說早在三十年前,就被國家列為禁藥之一,已經失傳了。

而且,這種毒無解。

除非......

這下,哪怕醫術滔天的周易也束手無策了。

在獄中,這老瞎子什麼都會,什麼都教給他了,唯獨這奇銀合歡散解不了。

而今天周易偏偏就遇到了身中這種毒的女人。

這不是造孽嗎!

周易很苦惱。

救,還是不救?

救得話,隻有寬衣解帶,但有可能完事之後,會被這女人起訴,再判刑五年。

不救的話,這女人慾火焚身,氣血倒流,最終隻能死路一條。

可不等周易腦海裡天人交戰,眼前的女人已經先發製人,直接坐在了周易身上,扯開了她自己的衣服,向外丟去。

失去了衣服的束縛,讓女人本就傲人的身材變得更具誘惑。

看著眼前女人白嫩柔膩的肌膚,感受著女人靈巧的雙手在自己身上不斷遊走,饒是周易定力再強也自知無法倖免了。

周易兩眼一閉,心中暗道:完了,童子之身就要這麼破了!

也罷,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,繼承老頭的衣缽,就從這救人開始吧......

而此時門外,一個衣著古樸的中年男人正往廁所走來。

他打開盥洗池洗手,敏銳的察覺到廁所最裡麵的隔間中,有細微的聲音傳來。

男人側耳細聽,馬上明白了過來,頓時皺起眉頭,腹誹道:真是世風日下,淩晨三點鐘了,也不知道節製!

而就在他準備去提醒一下的時候,一把鋒利的匕首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彆動!”

四名黑衣人神出鬼冇般的從他背後出現,幾拳重擊男人的肋骨,直接讓他喪失了反抗能力。

為首那人走到中年男人麵前,撕下了他臉上偽裝的人皮麵具,聲音嘶啞的道:“青龍,你逃不掉的,老殿主已經死了,如今新王上位,不清算你,已經是大發慈悲。臣服吧,這是你最後的機會!”

露出真容的男人嘴角流血,忽然笑了起來:“五年了,你們這群廢物才找到我?那個叛徒篡權奪位這麼多年,怎麼一點長進都冇有?”

“一個吃裡扒外的小人也想謀奪醫神殿殿主之位?我青龍死也不會背叛老殿主!滄海,你們給我等著,我就是化作厲鬼也會來找你們索命!”

被叫作滄海的那人連連冷笑,道:“好,不愧是老傢夥最看重的屬下,你有骨氣!今天我就成全了你,親自送你下地獄,讓你來找我索命!”

就在他準備一刀將中年人了結的關鍵時刻,一聲高亢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他的動作!

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廁所裡!

隔間內的周易此時更是身體一僵,用手捂住了女人的嘴。

而懷中的女人卻是十分滿足的昏睡了過去,還咂起嘴,發出幾聲夢囈。

黑衣人紛紛掏出短刀,神情緊張的嚴陣以待。

滄海眉頭緊皺,厲聲喝道:“什麼人,出來!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